杂志封面

主编:张绍祥
编辑部主任:文灿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高滩岩正街30号第三军医大学《局解手术学杂志》编辑部
E-mail:jjssxzz@163.com
QQ群:78472559
联系电话:(023)68752649
             (023)68772820

论文写作

浅析期刊中学术抄袭现象

《局解手术学杂志》编辑部    周小林

       有人说战场戎马,兵不厌诈。也有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有人说掩耳盗铃,那是自欺欺人。可是这些战术在论文撰写中适合吗?我想,当我们每一位杂志社的编辑们在收到一封一封来自五湖四海的稿件的时候内心都是欣喜的,因为,这不仅仅代表了一种信任、一份嘱托,对于我们医学类期刊来讲,这也许标志着一种全新的学术理论、一个学术成果的诞生,是社会进步的标志。然而,抄袭之风愈演愈烈,抄袭稿件成了很多人追逐名利的工具,现在各种传媒发展迅速,各种报纸、刊物、网络杂志多得数不胜数,稿件也成了商品,成了一些人眼中牟利成名的工具。

        那么,何为抄袭?中青网上这样定义:①与别人的研究选题一样,但研究内容雷同或极为相似;②直接引用别人论文中的原话或图表而不在脚注中标明;③对别人论文中的思想进行改造,但没有在文后参考文献中列出别人的文章篇名;④直接将别人文章改头换面,署上自己的名字在另外的刊物上发表。当抄袭现象跨越道德那道门槛并逐步形成一种风气的时候,这已经不单纯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期刊社的悲哀,而是一个社会的悲哀了。
 
1 浅析抄袭根源
      中青网上《关注抄袭现象》有一篇文章提到:功利主义的教育理念和“重术轻道”的价值标准,才是考试作弊、学术抄袭猖獗的主导因素。
1.1 浮躁的社会风气
      有人说,今天的时代是一个浮躁的时代,急功近利是这个时代最典型的特征,学术规范失常、学术道德滑坡、学术腐败现象滋生是急功近利的浮躁心理在学术界的必然反应。近年来学术界制造了多少文化垃圾,而这些垃圾又为这些垃圾的制造者戴上了多少桂冠,我们就不难明白,学术腐败何以滋生。在一种普遍的浮躁和焦虑的社会心态中,还会有多少人能够耐得住几十年的寂寞去从事一项未见名利收益的事业?还会有多少人能够心平气和地以一种寂寞的耕耘者的姿态老老实实地做学问?
1.2 不完善的学术评价体系
      现行学术评估体系过度量化论文是不断催生学术不正当行为的根源。由于论文数量跟老师的职称评定、学生能不能毕业紧密相连,而职称又和现实的利益比如申请住房和工资水平捆绑在一起,这里面会产生什么就可想而知了。如果与职称挂钩的收入出现的差别属于正常的学术研究水平和科研能力造成,对于我们清贫的学者们或者是一种激励。但我们的学术评价体系只以论文数量多少作为职称评选的指标,这种标准的扭曲对学者的导向性作用极为恶劣。
1.3 监督和惩罚机制的缺位
      监督和惩罚机制的缺位也是我国学术腐败未能得到遏制的一个重要因素。我国现在只有一个受理院士学术腐败的投诉处理机构即学术道德建设委员会,实际上道德建设委员会并没有行政权力来实施处罚,只能进行道义上的谴责。现在社会的舆论监督虽然有一定进步,民众百姓的关注也能够给这些造假者相当压力,但社会舆论和媒体的监督只是针对被揭发出来的个体,虽然不能否认这对于匡正学界风气有一定作用,但是对于大面积溃疡的中国学术界而言,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因此靠“斩立决”来遏止论文抄袭,难治根本。只有多管齐下,在道德、法律、风气带动等方面都有所作为时,才有可能根治学术抄袭现象。
 
2 谁该为抄袭稿件负责?
 
      说到责任,这应该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但是如果在抄袭事件发生之后没有任何机构或个人宣布对此事负责的话,那么也足见整个事件的复杂性和不规则性。明确责任是首当其冲的任务,这也是进一步对事态做出正确处理的基本依据。到底谁该为抄袭稿件负责?编辑部?还是出版发行部门?日前,《新浪说吧》刊登了《上海一家法制类期刊刊登抄袭稿件并不认错》这样一篇文章,各地网友均纷纷发表个人评论,其观点也是褒贬不一。有的人说是杂志期刊的责任,有的说是抄袭者的责任。还有的人说,抄袭者犯的是最主要、最严重的错误 ----- 窃取他人劳动成果;而如果非要说杂志社也有错的话,那么他们仅仅是在查重稿件的这一环节出现了失误罢了。当然,在当今舆论所倡导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大环境下,在有关部门尚未对此事给出最终的官方意见的情况下,我们应该保留这些意见。但是,是非曲直的判定本就不可能像文学鉴赏那样自圆其说,我们应该抱着严谨责任的态度去追究抄袭事件的始作俑者。谁是“元凶”?其实答案是肯定的。如果非要对我想凡是做编辑的人都清楚,稿件查重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我们不妨试想这样一个情景:收到稿件的时候,我们本着保护知识产权的职责,带着崇拜的心态即刻拜读全文,发现是篇不错的稿件,带着些许欣喜的心情去查阅相关进展,竟然发现极具抄袭之嫌。心里的那份失落也就可想而知了。但很多时候:很可能我们花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查,最终也没觉得有抄袭的嫌疑,可是当编辑完发表了之后,就有人反应此文是抄袭了某篇了,这个时候我们除了哭笑不得外还得不断向原作者道歉。换个角度考虑,纵然我们花再多的时间去考证文稿的真实性,也不可能比一个人更清楚,这个人就是投稿的人,其实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上次的重庆高校学报组织的青年编辑研讨会上冷怀明主任特地就稿件查重的问题做了重要探讨,大家反响都很强烈。在这里我还想指出的一点那就是:宣称负责和能不能负责是不同的两个概念,也就是说,对抄袭学术稿件后果的严重性和影响恶劣性的认识程度上我们必须要有一个深刻的理解和思考,学术成果不同于商品,因此,抄袭和普通的盗窃当然也有所不同,至少从性质和后果上来看是截然不同的。我也希望曾经或者正在有类似想法的人能从心底认识到这种后果危害性和严重性。
 
 
3 关于道德
 
      学术抄袭的巨大诱惑面前,在中国,道德已经难守考试作弊、学术抄袭的“道德陷阱”。如果说稿件抄袭现象已经有跨越道德的这道门槛之嫌了,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加固这道门槛。道德需要舆论做支撑,那么加固道德这道门槛的就需要扩大整个事件的影响力,让所有读者和及各部门领导做裁判,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读者的眼界是宽广的,大家对抄袭行为都是反感的。如此,我们为何不建立一个“诚信银行”,为每位作者建立的帐户,投稿前我们会要求每位作者随稿附上一篇原创声明,这篇稿件和声明以及是原创稿或者抄袭稿的判定结果会同步存入这个账户。用抄袭稿件和总稿件数去衡量每个人的诚信度,每年还可选择相应媒体报道一次。如果可能请相关部门把这个结果也纳入考评项目中,很多人抄袭不是为了“名”和“利”吗?如果抄袭稿件非但不能给他们带来这些东西,反有可能成为他们的追名逐利的绊脚石,这样抄袭现象是不是可以得到些微好转?毕竟真正的知识分子是具有道德含量的,学者不仅仅是一种职业称谓,更是一种道德形象--维护正义,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民俗学泰斗钟敬文先生曾留下这样一句语重心长的话:"知识分子应该是社会的良心,是社会的中流砥柱。"
 
4 关于规则
 
      其实任何游戏都有它的游戏规则。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足球比赛一条裁判判罚规则叫“判先不判后”,意思是如果裁判发现两次犯规几乎发生在同一时刻,而不可能反应那么迅速的吹哨,那么当他缓过神来意识到的时候一定要立即吹口哨,但是这次口哨只能是针对第一次的犯规,因为它在前,第二次犯规就应该被忽略。很准确很人性化的规则,因为裁判也是人,他会有自己的能力范围。当然他也就一定会有失误。同样的道理,学术腐败违反社会公正原则,破坏了社会机制中蕴藏的人们相互竞争的游戏规则,因此对于我们来讲最重要的应该是严格制定并执行这个“规则”。
      在学术界,学术抄袭现象所以屡见不鲜,不仅是因为学术作品的学术规范、学术成果的发表环节和学术成果的评价机制存在一些严重的缺陷,在法律方面也存在着严重的漏洞。这便导致了一些学术抄袭案件一审再审,难下定论,难以被社会公众所接受。对于那些已经跨越道德门槛的人我们只能用相关政策及法律来约束了。在没有良好的学术道德氛围的情况下,中国必须走一条属于自己的保护知识产权,打击学术抄袭的道路。于是,知识市场的法治化也就成了迫在眉睫的问题。为此,我们呼吁有关部门能制定出相应政策措施坚决遏止这种文化腐败现象。有关部门需要考虑制定如《科研成果评审法》的法律。只有在明确的政策指引下才有可能更好的约束一部分人,毕竟靠杂志自身的声明所能发挥的效力是很有限的。因此,前面提到的随稿所附的原创声明还应该具有法律效力,文章刊登后接受所有读者的监督,如果发现属抄袭稿件应给予严肃处理,而且这种处理也应该和盗版一样适当和法律挂钩,抄袭别人的稿件不仅是对读者和媒体的欺骗,也是对别人知识产权的侵犯。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称其为抄袭?什么才叫抄袭?著作权法所称抄袭、剽窃是同一概念,指将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窃为己有。《现代汉语词典》(2002年增补本)将其定义为“把别人的作品或语句抄来当作自己的”。但是这都没有正面回答问题,比如抄一个字是不是抄呢?当然不是!那两个字,十个字、一段……呢?抄袭的界限在哪里?这让我想起冯象先生的一篇文章中所讲述的故事:有一天上帝降临世间要惩罚所多玛人,恰逢他忠实的仆人亚伯拉罕。亚伯拉罕知道上帝来意并颤抖地对上帝说:主啊,如果所多玛有五十个义人,你能因这五十人而饶恕全城百姓吗?耶和华:如果你能找到五十个义人,我就饶恕了他们。亚伯拉罕谨慎且步步为营地问:如果四十五个、四十个……十个义人呢?耶和华最后说:如果你能找到十个,我也饶恕他们。说完就拂袖而去。
     这个故事和论文抄袭的界限问题貌离而神似,都是指向语言逻辑或语言游戏问题。但是这种逻辑上的追问(或俗称钻牛角尖)对于问题的实质展现和妥当处理是无济于事的,仅是某个诡辩家玩的把戏,也是实用哲学所首先抛弃的。维特根斯坦也指出这种语言的“家族相似”,这种相似关系只能看,不能想,只能举例不可定义。说某人抄袭,决非专指其原封不动地照搬,而是文章即使有修改或有自己的独特看法想法,但在稍有该领域知识的第三人都能看出其二者的紧密联系或相似性,或是文章摘引他人(复数形式)的文字后占本文相对大的比例。如是者为抄袭也!
 
                                                                                                          
2wm website2wm 第三军医大学《局解手术学杂志》版权所有 地址:重庆市沙坪坝区高滩岩正街30号
联系电话:(023)68752649,68772820 邮编:400038